军事新闻

为好人作证也是一种“见义勇为”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

来源:长春日报-长春新闻网

6月26日,来自浙江台州市的23岁退役军人翁佳浩在深汕合作区?门镇百安海滩游泳时搭救一名6岁左右的遇险儿童。最终孩子被救了上来,他自己却不幸遇难。目前,深圳当地政府要为翁佳浩申报“见义勇为”称号,但因为事发现场没有监控录像,加上事情过去了两三天,被救儿童和家属已经不知去向,当时的一批目击证人也已经不在现场,需要找到相关证人。对此,翁佳浩所在村的村委会主任谢学良为了给翁佳浩“正名”,一直奔忙着。(据《钱江晚报》)

翁佳浩勇救遇险儿童的行为感动了无数人,深圳市有关方面也准备为其申报“见义勇为”称号,但却因为证据不足而无法进行下去。虽然当时和翁佳浩一起在出事海边游泳的还有他的两名同事,但是按照见义勇为申报的相关程序和规定,同事因为是利益关系人,其证言不能作为单一证据,还需要关键的旁证。

问题在于,事情发生几天后,不管是被救的小男孩还是其家属,亦或是当时也在附近游泳并且为了拉小男孩上岸而搭了一把手的其他游泳者,都已先后离去,互相之间并没有留下联系方式。这也就意味着,目前关于翁佳浩见义勇为的事实,除了他生前的两名同事,没有其他人作证。

申报见义勇为有着严格的程序和标准,这个我们都能够理解,但是给予见义勇为者应有的荣誉称号,不但关系到他本人及其家人的荣誉、待遇等一系列问题,同时也和在全社会弘扬见义勇为精神密切相关。所以说,只要当事人真正做了见义勇为的事情,那么我们就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给予他和他的家人应有的荣誉、待遇、福利保障,等等。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找到事发时的证人,包括被救小男孩和他的家人,也包括当时正在游泳的其他人,尤其是那些帮助遇险小男孩成功上岸的人。按理说,既然当时附近有很多游泳的人也过来伸手相助,成功把孩子送到岸边,那么现在想找到人作证并不会很困难,况且这样的作证也不会有什么风险。因此,我们希望随着寻找证人信息的扩散,不管是当初被救的小男孩和家人,还是其他见证了救人过程、了解真相的群众,都能够及时地站出来。

从某个角度来说,为好人作证,也是一种见义勇为的行为。从法律意义来看,见义勇为确实有严格的标准,但是从通俗的社会学意义来看,见义勇为本身就有着宽泛的含义。小男孩在海边玩水遇到了危险,翁佳浩奋不顾身地救了他,这当然是见义勇为;而现在救人遇难的翁佳浩需要别人帮他作证,才能获评“见义勇为”称号,那么这样的作证也同样算是一种见义勇为的行为,是对见义勇为精神的一种肯定与弘扬。反过来说,如果翁佳浩做了见义勇为的事情,却因为找不到见证人而无法被认定是见义勇为,这不但对他不公平,更不利于在全社会弘扬见义勇为精神。